法兰西

从远古时代开始,高卢人生活着的这块土地,一直风起云涌。原本热爱自由的高卢人,随着日耳曼蛮族的入侵,开始活在克洛维王的恐怖之下,这充斥着平庸、只顾享乐的法兰克国王的墨洛温王朝,给刚形成不久的法兰西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宫斗一般的相权之争,给予了丕平家族几代的兴旺。最后矮子丕平与罗马教皇的苟合,促成了卡洛林王朝的崛起,丕平献土也令梵蒂冈悄然诞生。不久矮子丕平的子嗣接管整个法兰克,在金戈铁马之中,终于诞生了一个空前强大的法国—查理曼帝国。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查理曼帝国,这一曾经被承认为罗马帝国继承者的存在,在查理别于人世之后一分为三,《凡尔登条约》生生将西欧切开,分出了现代德法意大致的形状。此时,从某种意义上说,法兰西的历史才算真正开始。查理曼帝国,所谓盛极一时,也是历史必然的规律,盛极,则不再可能有更加强盛之时,而一时,也注定强盛无法保持。既然没有更加强盛之时,也不能保持强盛太久,强盛之后必然是毫无停滞的下降。查理大帝之子嗣,丧尽了其祖先的文武之力,法兰西刚刚建国,情况就急转直下。昙花一现的强盛,也会在电光石火之中终结。

王弱的太久,臣便不甘于为臣。无数诸侯趁王室衰微,竞相争夺土地,如同中国古代藩王割据,占地为王。只有史称“法兰西岛”的王室领地,才是王能稍微掌控的空间。卡佩王朝,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数十年,路易家族终于有了加强王权的信念。经过路易家族和菲利普家族数代的努力,统一的封建王朝终于出现了雏形。乱世出英雄,百年的英法战争,让法国涌现出了不计其数的英雄,圣女贞德成为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英法战争的胜利,给法国带来的是原本在英王手中的法兰西的神圣土地,六边形领土在这次战争中初步形成。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当孟德斯鸠提出三权分立的口号,新大陆的人们靠着这口号赶走了英国人,当卢梭看透了社会的契约本质,当圣西门和傅里叶希望建立一个自由的社会之时,法兰西却是刚刚达到他的封建巅峰,剥削和压迫让人们苦不堪言,路易十六的随意征税敛财,宫廷和贵族的随意的奢侈浪费,让已经形成了个性的法国人不能忍受。一场即将举世瞩目的革命蓄势待发—-法国大革命。

王将不王也。保王党也曾争取过君主立宪,同邻邦英国一样,然而法国大革命的死伤于王党和贵族无足轻重,他们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忘记,什么也没有学会”,在法国平民把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后,保王党拥护起来的国王依旧试图恢复波旁王朝的封建专制,依旧试图把路易十六的忌日设为国丧日,依旧试图把法国大革命的成果否定。这样的王朝弃之也丝毫不惜。第一共和国就这样在平民的支持下建立起来。但是,路易十六之死,给其他欧洲封建专制国家以口实,打着消灭弑君者的名号,他们在不懈的围攻法国的新生的共和国。这么看来,所有的新制度也许都会遭到与其制度不同的国家的一致反对,百年后的苏联也是如此。然而雅各宾专政给法国带来了更大的恐怖,这些并不是法国人想要的民主共和。

也许法兰西人并不是想要民主共和,他们只是想把自己的生活过下去。当科西嘉岛来了一位战争怪兽,他把令人窒息的专制制度赶走了,他虽然称帝,却是资产阶级的坚决拥护者,他以绝对的票数优势实现了登基称帝的梦想。虽然有了帝王,但法国人民欢呼雀跃,无他,这帝王是可以给他们带来生活的希望的帝王。经过一系列的战争,他把其他王国的国王打输了,打怕了,法兰西三个字覆盖了大半个欧洲,空前的强大,给了所有人以希望。然而,好景不长,远征俄国让他败北,在人生中败北。第一次囚禁带给了他没有经历过的痛苦,东山再起之时,他甚至没有开一枪就从南端的小岛回到了巴黎,开启了他百日的王朝。这一切,只因为他是法兰西人民的国王,是法兰西人心目当中的神。只是,百日王朝,以兵败滑铁卢为终结。法国人低下头,看到的是塞纳河下自由的河水,圣赫勒拿岛上压抑的灵魂。

法国的革命可以说一直没有停止。五位国王登基,又穿插着共和国的建立。此消彼长,此起彼伏。民主共和的力量从未停止增长,而另一边,企图复辟的封建力量却也是从未消失。只是,法国人不同意,不同意他们的革命成果就这么被践踏。于是,五次君主复辟,权利越来越微不足道。既然如此,又何必要国王呢?于是,一切在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建立后尘埃落定。时至今日,法兰西共和国的光辉仍旧闪耀在六边形领土的上空,自由平等博爱的信念永远沉淀在法国人的心底。

在旷世大战一战和二战中,法国都是战胜国。但一战里只是单纯的没有太大的损失,在二战里甚至失掉了一流国家的地位。大部分法国人大概是不好战的,一战如果被德国这一宿敌威胁到,也许法国也会只是一个中立国。但,宿敌德国在,法国就无一天安宁之日。二战中德国甚至将法国全线攻破,直到诺曼底登陆,法国光复,三色旗才重新飘扬在西欧的海岸线上。法国光复之后共产党也开始进入政治舞台,如若不是冷战期间因为阵营问题必须做出选择,法国共产党也许会在法国政坛大放异彩吧,从这一点看,法兰西的自由、平等与博爱此时已深入人心。但实际上,即使有共产党的参与,法兰西的进程也可能与现在并无差别,因为,无论哪个党派,都想为了让法国变得更加强盛,让法国人民更加幸福吧!

法兰西,因为他的民族性格而与其他民族历史截然不同。她曾盛极一时,却不曾主动侵略;她曾经因为国王的无能而羸弱不堪,却又不惧怕外敌的入侵;她曾下定决心革旧迎新,但却又在君主与共和之间不断徘徊。她没有绝对的倾向,只是怎样对自己的国民好,就怎样去做,所以她摒弃了罗伯斯庇尔专制的共和,投向了拿破仑先进的帝制,所以她摒弃了法兰西第四共和国无能的民主,投向了戴高乐一家独大的新政府。

如今的她,虽然看上去在衰落,但是,只要她的自由、平等和博爱还存在于法国人心里,还存于世人脑中,她就永远不会衰落,她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消失。

她,是法国人的法兰西,是全世界的思想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