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四载

虽然还没有正式毕业,但是本科生涯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三年是在国内读的三年,四载则是大学以来的四载。

昨天刚考了法语单科的期中考试,给了自己一种法语已经达到B2的错觉。回想这三年,虽然掌握的语言又多了一门,但依旧说不好话,就像懂得很多道理的我们,依旧过不好一生。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因此暂时放下自己心中的包袱,便可以腾出点时间思考。

这次,我想从头说起。

四年前的六月份,高考结束后,对照着电脑屏幕估算分数。语文、数学、英语预估分数分别是130,125,135。如果加上平时理综的平均分,理想中的上海交通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甚至浙大也有可能冲刺一下。但是理综却泼出了一盆冷水,最终每个科目都与估分相差无几,分数公布,606。这个分数甚至中下游的985都遥不可及。

如果命运石之门存在,也许就从我拒绝了学校发送的复读邀请那一刻,世界开始分叉。

自作聪明的自己,觉得不复读就可以提前一年工作,用机会成本去换时间成本。
自作聪明的自己,又觉得上海大学也许不错,在上海这个城市有平台又有视野。
自作聪明的自己,还觉得出国留学能改变命运,把手上的这把烂牌打成必胜局。
自作聪明的自己,甚至觉得只要自己不表现出难过,就能够让家人们也不失望。

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志愿填报了上海大学的中欧学院。

最终,命运开的玩笑让信誓旦旦要去上海交大的去了上海大学,兴致勃勃想到上海大学的留在了省内。让笃定地想学基础理论、应用数学的进了工程专业,让确信自己希望做工科的走了数学方向。

然而时间并不会停下来,嘲笑这些被命运玩弄的人。

很艰难的第一年,甚至做梦都出现了在复读的场景,用了大部分时间在法语和另一些水课身上,平台和视野在自己丝毫没有做出的努力下消失殆尽,最重视的家人也出现严重的身体和情绪问题。高中时自己努力克服的自卑和怯弱纷至沓来。也许也就从这一年起,自己变得优柔寡断,选择变成了一项像是要赌上性命的难题,做事时总会去想像并且给最坏的情况作打算,冒险精神也不复存在,一切只是为了安稳,只是为了生存,做事开始不再想着做到极致,做一个隐藏在人群里的人才会让自己更有安全感。真的非常感谢陪伴我度过这一年的人们,虽然随着时间推移,有些人消失又出现,但一段段时光已经在记忆力刻下永远。

本以为第一年是最艰难的,之后会转好。但人生一旦开始走下坡路,不知要耗费多大的精力才能拉得住。原本相信着缘分与羁绊的自己,在轻易破裂的亲密关系下,匆匆筑起了城墙,盖起了堡垒,甚至还在外面构筑起一个美丽的外壳遮挡由于匆匆筑起的不堪的外表。

过分客气,是与人打交道时他们经常提出的对我的不满,表面上,我在解释时会说,都是之前学日语敬语和客套话学多了,现在说话还带点这种态度,实际上的原因自己清清楚楚。甚至在团队项目中,对成员的信任感极低,所有的架构必须按照自己设计好的来构建。对经验和未经证明的定理信任度极低,哪怕是上课时给定的不需要证明的定理,也不愿直接拿来使用,必须严谨的证明后才能记住。

然而,到了法国之后,并不是所有定理都有时间去尝试证明,送给了我一次失去学分的经历。而现在再回想起来,似乎已经开始有一些对于考试的恐惧的心理。这种心理在我报考日语N3时都不曾出现过,却因为一场只有6学分的课程考试出现了。

但是总成绩一直没有落下,每年都有奖学金,虽然奖学金和成绩全都是靠着考前的突击才勉强拿到。似乎不再有什么更高的追求。

像完成任务般学程序设计,哪个技术容易出成果就学哪个,可能这种心态也与选择的困难性的产生紧密相连。于是,现在简历上一大堆程序设计语言,一大堆框架,却缺少了很多深度。甚至有时静不下心来研究算法。计算机科学那么多分支,深度遍历才能更好的完善自己吧!

但妄自菲薄总是存在,希望借助项目经历来完善自身。项目毕竟是外物,而外物对自身的提升真的太有限。

但虽然外物只是外物,并不能对完善自身起到什么作用,但还是感谢暑期时候能够参与到Swoole的项目中去,只做了一些小小的事,还引入了新的错误,但在我浮躁时给了我一个沉得下心的地方,也是第一个完整的阅读了代码的开源项目。如今静下心来看论文和代码也是拜这个项目所赐。

是的,一系列的经历构成了一个人。

以上。